图片 14

鲜于枢行书《善善帖》,骨力劲健,真力饱满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十五世纪的长尖铁靴和贵族外出鞋

古代对年龄的划分标准与现如今中国及联合国的划分标准的很大的区别。联合国对年龄的划分标准:人的一生分五个年龄段,即0到17岁为未成年人;18到65岁为青年人;66到79岁为中年人;80到99岁为老年人;100岁以上为长寿老人。

至元十四年冬,32岁的鲜于枢调任扬州江南行御史台,并且与赵孟俯相见,开始了一个学书的新起点。江浙地区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战乱和动荡使一些公私收藏散落民间,江浙一带成为书画名迹的集散地,身处其间的鲜于枢得以收藏或观摩魏、晋、唐、宋名家的墨迹,得以从中吸取养分。“扬弃”,既是所谓的批判的吸收,是辨证法的特征。对待宋人的书法,鲜于枢采取了辩证分析的态度,在提出尖锐批评的同时,也并非一概的排斥和否定,有时对他们还大加赞赏,“取人之长,为己所用”是他习书的观点。

图片 4

▲15世纪画作,可以看到随从,绅士与贵族官员都穿着带有修长鞋尖的尖头鞋

而中国的标准则是童年期:0-6周岁(婴儿期0-3周月;小儿期4周月—2.5岁;幼儿期2.5—6岁);少年期:7-17岁周岁(启蒙期7—10岁;逆反期11—14岁;成长期15—17岁);青年期:18-40周岁(青春期18—28岁;成熟期29—40岁);中年期:41-65周岁(壮实期41—48岁;稳健期49—55岁;调整期56-65岁);老年期:66周岁以后(初老期67—72岁;中老期73—84岁;年老期85岁以后)。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纵观其一生,用《晏子使楚》中一句话来概括文钦再合适不过了。这句话就是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一个人或同一件事物,由于环境的不同,其结果可能有很大的差异,就会出现橘枳虽表面相似但本质完全不同的现象。因此,环境不同,对一件事,特别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巨大的。文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图片 8

图片 9

▲各时代欧洲铁靴流行式样
a:1290—1390、b:1300—1490、c:1500—1530、d:1530—1540、e:1540—1550、f:1550—1560、g:1560—1590

笔者按:自私自利,指只为自己打算,为自己谋利益,不顾别人和集体。文钦,本是上阵杀敌的武将,却成为三国后期一员与众不同的武将。之所以会与同时期的武将不同,是因为文钦虽骁果粗猛但好大喜功,虽是官员却不奉官法,虽是曹魏的守护者更是曹魏的掘墓人。这一切不同,皆是因自己自私自利引起。

鲜于枢的学书之路上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早年在北方的学习和客居江南博采众长。他30岁以前在北方游历,因而这一时期他的书法之师也多为北方书家。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徐良)

图片 10

文钦与毌丘俭同为淮南三叛中第二叛的发起者。在淮南三叛中,不管是谋划者还是发起者,不管是王凌、令狐愚还是毌丘俭、诸葛诞,文钦父子处事最现实,人品最差劲。

鲜于枢行书《善善帖》,29.7×31厘米,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他的行草书骨力劲健,真力饱满。

此次展览的汉画像石拓片是枣庄市博物馆的馆藏精品,内容包罗万象,涉及各个领域,既有反应当时的政治、经济、军事的内容,又有寓教于乐家喻户晓的神话故事、生活景观等。通过对这些原始图腾的研究与观赏,我们可以走进古人的情感世界,了解古人的思维方式,解读古人的话语习惯。

图片 11

文:立早闲人(白马晋一原创团队成员)

汉画像石是一种以民族图案为特点的古代石雕艺术品。它的存在是研究汉代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风俗以及建筑、绘画、书法和雕刻艺术的重要实物资料,素有“绣像的汉代史”的美誉,它是汉代地下墓室、墓地祠堂、墓阙和庙阙等建筑上雕刻画像的建筑构件。汉代人以石为地,以刀代笔,描绘出汉代现实生活、丧葬习俗和宗教信仰等方方面面,勾勒出一幅幅“汉代历史的画卷”。汉画像石以其深沉宏大的气魄,富赡深邃的内容,精洪高超的技艺,引起中外考古、历史、天文、农学、建筑、冶金、交通、音乐、舞蹈、美术等多个领域专家学者的关注和研究。

▲14世纪末期的尖头鞋,可以看到尖头并不夸张,这是一双适合行走的富裕市民的便鞋

总而言之,文钦起兵反叛司马氏,不仅是集团之间的斗争不可调和的恶果,更是个人私利得不到永久性满足的后果,乃至是曹爽司马师对文钦实行区别对待的结果,与国家、人民甚至曹魏王朝的利益无关。

图片 12

图片 13

纵观文钦的人生轨迹,出生、悼长、幼学均在谯郡中,弱冠成名于曹操时期,壮年入仕于曹丕时代,强年拜将在曹睿期间,艾年先官仕在曹魏政权抵抗孙吴,然投奔于孙吴王朝对抗曹魏,后被杀在淮南三叛寿春被围。

图片 14

而贵族骑士们,身为引领时尚尖端的精英人士们,当然就如同现代的高端精英们连一只手表一支钢笔一个袖扣都要注意品味一样。铠甲作为骑士的战斗装备的同时,也是他们的礼服。所以在这方面,他们也无法避免跟随当时流行。在玫瑰战争时期,就已经有些时髦的骑士在自己的铠甲上,采用了修长如波兰尖的铁靴。但是和轻便的布料填充不同,长长的金属鞋尖非常不方便行走,也不得不通过链条与膝甲连接。于是欧洲的铠甲大师就搞出了可以拆卸的铁靴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